汉代上计制度论考——兼评尹湾汉墓木牍集簿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7月07日

  汉代上计轨制论考——兼评尹湾汉墓木牍《集簿》_医学_高档教育_教育专区。汉代上计轨制论考——兼评尹湾汉墓木牍《集簿》

  内容摘要: 【内容撮要】 尹湾汉墓翰札的内容是多方面的, 此中一批是西汉期间郡县级行政档案, 记录有西汉后期东海郡的社会、 经济 概况,对于研究汉代的上计轨制具有主要价值。本文 根据这批宝贵的史料对汉代上计轨制进行了深切的研究和切磋。 【内容撮要】尹湾汉墓翰札的内容是多方面的,此中一批是西汉期间郡县级行政档案, 记录有西汉后期东海郡的社会、 经济 概况,对于研究汉代的上计轨制具有主要价值。本文 根据这批宝贵的史料对汉代上计轨制进行了深切的研究和切磋。 【环节词】汉代/上计轨制/尹湾/翰札/《集簿》 【注释】 1993 岁首年月,于江苏连云港市东海县尹湾村 6 号墓出土一批西汉期间的郡县级行政档案。 此中一方题为《集簿》的木牍,上面记录了西汉后期东海郡的社会、经济概况。翰札拾掇者 认为这方木牍“可能是东海郡上计所用的草稿或副本” (注: 《尹湾汉墓翰札·媒介》 ,中华书 局 1997 年 9 月出书。以下凡引此书处,不再注。 ) 。与此同时出土的还有《东海郡吏员簿》 、 《东海郡吏员考成簿》等,当也是与上计相关的材料。这批文书对于领会汉代上计轨制很有 协助。现略陈鄙见,以就教专家。 一 墓主师饶其人 尹湾 6 号墓中为什么葬有与上计相关的文书材料呢?回覆这一问题,必需先弄清晰墓主 师饶其人。 6 号墓中藏有随葬品 10 件名谒和衣物疏证明,死者姓师名饶,字君兄。西汉成帝元延年 间曾任法曹、功曹史等职。功曹史, “主选署功绩” (注: 《后汉书·百官志书》 。 ) ,即担任一 郡吏员考成、 升迁等事务。 虽百石小吏, 但地位主要, 被视为吏员中的 “主吏” (注: 《史记· 高 祖本纪》 : “萧何为主吏” 。孟康注: “主吏,功曹也” 。 ) , “郡之极位” (注: 《汉官仪》 : “督邮、 功曹,郡之极位” 。 ) 。汉代郡县属吏,均由郡守、县令录用。这位功曹史师饶, 天然 是东海 郡太守的亲信。 从墓中的随葬品看来,这位功曹史也非平淡之辈。6 号墓出土的翰札,除行政文书外, 还有文学作品和各类法术材料。一篇题为《神乌赋》的作品,不只文句典雅,且多处援用《论 语》 、 《孝经》 、 《诗经》 、 《礼记》 、 《周礼》 、 《淮南子》等典籍(注: 《尹湾汉简〈神乌赋〉与禽 乌夺巢故事》 , 《文物》1997 年第 1 期。 ) 。这篇 660 余字长的佚名汉赋,无论能否墓主本人的 著作,作为陪葬品,足以显示死者的快乐喜爱和具有的较高的文化素养。墓中存放的 10 方名谒, 是师饶与东海郡太守、沛郡太守、琅邪郡太守、长安令、楚相,以及容丘侯、良成侯等处所 高级仕宦和社会名人互致问候、交往酬酢之物。这表白此公交游普遍,地位显赫。 领会墓主师饶的上述环境,不难判断出他与这批上计文书的关系。一般说来,作为陪葬 的物品,老是与墓仆人有某种特殊情结。就职掌而言,任功曹史的师饶与一郡的上计事务, 并无间接关系。他如斯珍爱与上计相关的文书,身后将其置于身旁。很有可能是由于生前曾 参与过该《集簿》的编制,或担任过东海郡的上计吏。从以上所述环境看来,功曹史师饶, 以其在郡府中的地位、文化程度,以及与太守的关系,都能胜任郡上计吏一职。若是这一判 断能够成立,我们对于汉代上计轨制,就会有较全面、深切的认识。 二 上计轨制 所谓上计,即由处所行政长官按期向上级呈上计文书,演讲处所管理情况。县令长于年 终将该县户口、垦田、钱谷、刑狱情况等,编制为计簿(亦名“集簿” ) ,呈送郡国。按照属 县的计簿,郡守国相再编制郡的计簿,上报朝廷。朝廷据此评定处所行政长官的政绩。这种 考评父母官的体例古已有之。 秦汉时已有较完整的轨制。 汉代并公布有特地的律例 《上计律》 。 可惜该律早已不存,而今仅见一律目(注: 《周礼·春官·典路》 : “大宾客亦如之” 。注: “亦 出路当陈之” 。郑司农云: “ ‘汉朝《上计律》 : ‘陈属事于庭’ 。 ” ) 。本文仅按照相关史料,对汉 代郡国上计的几项次要轨制,略述如下。 (一)上计吏的选派 汉代, 上计吏很是任职务, 需要时由郡太守姑且委派。 《后汉书· 百官志五》 云: 郡国 “岁 尽遣吏上计” 。可见此“吏”不是特地职称。不然必然会写明“遣上计吏”上计。严耕望先生 已有此说,本文从之(注:严耕望: 《 中国 处所行政轨制上编》 (卷上) , 《秦汉处所行政制 度》 。台北,地方研究院 汗青 言语研究所,1974 年版。 ) 。不外两汉期间,具体担任此职者, 有所变化。 最后曾划定由郡丞奉计京师。 《汉书· 严助传》 : “愿奉三年计最” 。 如淳注: “旧法, 当使丞奉计” 。又如《汉书·朱买臣传》 : “坐中惶恐,白守丞” 。张晏注: “汉旧郡国丞长吏与 计吏俱送计也” 。也就是说,由丞代办署理郡守,率长吏、计史等,奉计京师。颜师古同意此说, 并注释道: “谓之‘守丞’者,系太守而言也” 。可是,现实上又多由长吏(或作长史)代丞 上计。以下诸笔记载均作如是说: 《汉书·黄霸传》载,京兆尹张敞奏霸: “窃见丞相请与中二千石博士杂问郡国上计长吏 守丞,为民兴利除害成大化条其对” 。又: “丞相图议上奏曰: ‘臣问上计长吏守丞以兴化条, 皇天报下神雀’ ” 。 《汉书·王成传》载,宣帝“诏使丞相御史问郡国上计长吏守丞以政令得失” 。 《后汉书集解·百官志一》注引《汉旧仪》 : “哀帝元寿二年,以丞相为大司徒。郡国守 丞长史上计事竟,遣君侯出坐庭上,亲问苍生所疾苦” 。 “遣敕曰: ‘诏书数下,禁吏无苛暴。 [守]丞长史归告二千石??’ 。 ” 《汉旧仪》 : “御史医生敕上计[守]丞长史曰: ‘诏书数下,布告郡国。臣下承宣无状, 多不究, 苍生不蒙恩被化。 守丞长史到郡与二千石同力为民兴利除害, 务有以安之, 称诏书’ ” 。 以上各条中的“守”字,即非本职而兼领事。 “守丞长吏” ,或“长吏守丞” ,即由长吏代 理丞长计地方。此法子,仅实行于西汉。东汉时,径直由长吏上计。如: 《后汉书·应奉传》注引《谢承书》曰: “奉少为上计吏,许训为计掾,俱到京师” 。 《后汉书·杨终传》沈钦韩注: “ 《论衡》云: ‘子山为郡上计吏,见三府’为《哀牢传》 。 ” 《后汉书·赵壹传》 : “光和元年,举郡上计到京师” 。 师饶乃成帝时任东海郡功曹史。若曾担任上计吏,也即以长吏代办署理丞奉计京师。 (二)上计吏的使命 郡上计吏的使命,大致有两项: 1.送达郡上计文书和与“计偕”的物、人,至京师。 受命郡太守送达上计文书至京师,同时接管朝廷的审核、扣问,是上计吏的根基使命。 上计吏至京师,由丞相担任受计书(注:西汉后期至东汉,也曾由司徒受计。 《汉旧仪》 : “哀 帝元寿二年,以丞相为大司徒,郡国守丞长史上计事竟” 。 《后汉书·赵壹传》 : “是时司徒袁 逢受计” 。 ) 。宣帝也曾下诏令“御史察计簿,疑非实者,按之,使直伪毋相乱” (注: 《汉书·宣 帝纪》 。 ) 。 现实上则是由丞相掌管会议, 令朝廷各行政机关长官及其它相关人员配合审核上计 文书。 《汉书·黄霸传》 : “京兆尹张敞奏霸曰: ‘窃见丞相请与中二千石、博士杂问郡国上计 长史守丞,为民兴利除害成大化条’ 。 ”此处所说的加入审核上计文书的“中二千石” ,指地方 各行政机关长官,所谓“九卿” :太常、光禄勋、太仆、廷尉、大鸿胪、宗正、大司农、少府、 卫尉、执金吾等(注: 《汉书·百官公卿表》 。 ) 。 “博士” ,指传授经学及仪式事宜,备皇帝顾 问的学官。 上计吏与上计文书同时送达的“物” ,指郡国贡奉“皇帝”的土特产物,此当是定制。 《礼 记·射义》 : “诸侯岁献,贡士于皇帝” 。注: “岁献国是之书及计偕物也。 ”疏: “汉时谓郡国 送文书之使谓之为计吏,其贡献之物与计吏俱来,故谓之计偕物也” 。偕,俱也。非但献国是 之书,又俱献“贡物” 。所以有人云: “计吏职贡方物” (注: 《汉书补注·朱买臣传》注。 ) 。 至于偕计书送至京师的“人” ,则很是制,而是按照特地的诏令打点。例如: 《汉书·武帝纪》载,元光五年诏, “征吏民有明其时之务习先圣之术者,县次续食,令 与计偕。 ” 这是令各郡国征召人才, “与计偕”送至京师,并令沿途各县为该人员供应饮食。 《汉书·儒林传》载,元朔五年诏, “郡国县官有好文学,敬长上,肃政教,顺乡里,出 入不悖,所闻,令相长丞上属所二千石。二千石谨察可者,常与计偕,诣太常,得受业如弟 子。 ” 此诏令征召品学兼优者, “与计偕”送至太常。 《后汉书·明帝纪》 : “永平九年,令司隶校尉、部刺史岁上墨绶长吏视事三岁已上理状 尤异者各一人,与计偕。 ” 此诏令各郡选拔优良中等仕宦, “与计偕”送至京师。 2.参与朝廷严重祀典。 上计吏的地位虽低下,因为代表郡守上计,是一郡的代表人物,因此很受朝廷注重。东 汉时,郡计吏抵京师,大鸿胪曾以迎诸侯王之礼欢迎。 《后汉书·百官志二》大鸿胪条本注: “诸王入朝,当郊迎,典其礼节。及郡国上计,匡四方来,亦属焉” 。抵达京师后,栖身专供 郡国上计吏住的馆舍“郡抵寓” 。如斯欢迎,或如大匠应顺所言: “百郡计吏,观国之光;而 舍逆旅,高卑私馆,直装衣物,敝朽表露,朝会邈远,事不肃给。晋霸国牛耳耳,舍诸侯于 隶人,子产认为大讥,况今四海之大,而可无乎” (注: 《后汉书·百官志二》注。 ) 。 上计吏于岁终抵京,即加入正月旦,皇帝会见百官朝贺的大典(注:蔡质《汉仪》 : “正 月旦,皇帝幸德阳殿,临轩。公、卿、将、医生、百官各陪朝贺。蛮、貊、胡、羌朝贡毕, 见计吏” 。 ) 。 在京期间, 国度举行大典, 上计吏也应召加入, 如宗祀大典、 大丧、 会陵之礼 (注: 《后汉书· 明帝纪》 、 《后汉书· 礼节志下》 等。 ) 等等。 汉武帝时, 上计吏加入泰山封禅大典, 史乘还特书一笔。上计吏加入祀典,不只要行礼如仪,有时还令其在神轩前,演讲一郡的政 绩。 《后汉书·礼节志上》载,举行会陵之礼时,令“郡国上计吏以次前,当神轩占其郡国谷 价、民所疾苦,欲神知其动静” 。看来,这是统治者在借助“神”的权势巨子,以加强本人的统治 地位。 在京期间,除加入祀典之外,上计吏有时还会受皇帝召,对答所问郡中的相关问题。如 《汉书·王成传》载,宣帝“诏使丞相御史问郡国上计长吏守丞以政令得失” 。再如, 《汉旧 仪》载,皇帝曾下诏令御史敕问计吏的具体问题: “问今岁善恶孰与往年?对上。问本年响马 孰与往年?对上” 。有时皇帝还亲身扣问计吏。如: 《后汉书·张堪传》载, “帝(光武)尝召 见诸郡计吏,问其风土及前后守令可否” 。 3.上计的时间 相关上计的几个时间,史籍上本有明白记录,有人疑惑其间的区别,将其混为一谈。兹 分述如下: 一是“计断”时间。卢植《礼注》曰: “计断九月,因秦以十月为正故” 。所谓“计断九 月” ,即每年度的各项统计数字至九月底截止。由于秦以十月为岁首,九月底也就是岁终。汉 代秉承此制。太初改历后,也仍然是“计断九月” 。对此,清末法学家沈家本注释的很清晰。 他说: “汉初以十月为岁首,朝会在十月,计吏自不得不以九月为断。自太初正历,以正月为 岁首,而计文书仍断于九月者,计吏岁尽即诣京师,不及候至十二月。郡国之远者若必断于 岁尽,即不及赴正月旦之朝会,故断于九月” (注:沈家本: 《汉律摭遗·上计律》 。 ) 。 一是启程赴京上计时间。 《后汉书·百官志五》云:县、邑、道“秋冬集课,上计于所属 郡国” 。郡国“岁尽遣吏上计” 。也就是于“岁尽”令上计吏启程赴京上计。此处没划定具体 的日期,由于启程具体日期,应以各郡国离京师旅程远近而定。路远的解缆早,路近的解缆 晚,以能按时加入正月旦之朝会为宜。李贤于“岁尽遣吏上计”之后,引卢植“计断九月” 之说,不当。如许就将计书统计数字的日期与解缆启程赴京的时间混合了。 一是受计时间。 此项, 史籍中未见有明白记录, 可能就在野会之后。 《汉书· 武帝纪》 载, 元封五年“春三月,还至泰山,增封。甲子,祠高祖于明堂,以配天主,因朝诸侯王列侯, 受郡国计” 。又:太初元年, “春还受计于甘泉” 。这两次的受计时间和地址,均很是制。沈家 本的注释可备一说: “受计当在京师,甘泉距长安不远,武帝常驻跸之所,即与京师不异。惟 泰山非受计之地,而郡国计吏咸集焉,殆当日行幸之年,正月无朝会,而诸侯之来朝者并集 于行幸之处,而计吏亦咸集欤” (注:沈家本: 《汉律摭遗·上计律》 。 ) 。就是说,这一年春因 武帝行幸泰山,于是就便在此受计。除此之外,在泰山受计还有一层缘由在于,封禅是帝王 为表白本人受命于天所举行的祭祀六合的仪式,此时此地,令计吏演讲工作,天然是为了显 示皇帝的崇高地位和统治能力。 (三)统计轨制 上计文书,是一册通篇统计数字的文书。这些表现着处所行政长官一年政绩的数字,是 朝廷查核仕宦功劳的根据,也是制定一国施政方针的主要参政材料。因此计书中所立项目、 统计数字必需同一、切确、实在。为了使得从处所下层,颠末县,达到郡的各项统计达到上 述要求, 秦汉时曾经制定各种轨制。 从而使我们在今天仍可感受到, 这些统计不是乱杂无章, 而是井然有秩。秦汉翰札中见到的一些法令条则,便是计书中的统计切确、实在的 法令 基 础。例如,为了包管全国各地对谷、稻产量 计较 的同一,秦《仓》律划定: 稻后禾熟,计稻后年。 这就是说,稻与谷的收成时间分歧,晚稻的收成可能在来年。 “计断九月” ,因此只能将 稻的产量数额,记鄙人一年度的帐上。 为了避免统计发生反复,秦律对于某些特殊的赋税收入若何统计,有具体划定: 县上食者籍及它费太仓,与计偕。都官以计时雠食者籍。 此律颁行于秦置郡以前,因此各县间接向地方机关上计。 “食者” ,指地方列卿所属“都 官”在各县领取口粮者。所以该律划定,各县计吏上计簿时,应将都官在县领取口粮和其它 费用者的名籍一并呈上。都官应在结账时查对名单,免得发生差错。有此划定,各机关在统 计谷物这类收入时,就避免了反复统计。 汉简中相关材料申明,为了确保计书中呈报的现实与数字精确不误,郡府十分强调各县 对呈上的计簿要颠末当真校对、核实。汉简中有以下简文: ①□长丞拘校,必得现实。牒别言,与计偕如律令,敢告卒人。掾定、属云、延寿、书 佐德(注: 《居延新简》e·p·t53:33a、b) 。 ②拘校,与计簿响应(注: 《居延新简》e·p·t52:576) 。 ③卅井言,谨拘校二年十月以来计最。未能会,会日谒言解(注: 《居延汉简释文合校》 (下)430.1,430.4) 。 ④书到,拘校处实,牒别言(注: 《居延汉简释文合校》 (下)317.6) 。 所谓“拘校” ,即“鉤校” , “乃钩稽比力之意” (注:于豪亮: 《居延汉简丛释》 , 《文史》 第十七辑。 ) , 也就是校对、 核算。 将以上四条简文分析一路来看, 即郡府号令所属处所下层、 各县对上计文书要当真查对。发觉错误,要查出缘由,所谓“拘校处实” 、 “必得现实” 。并要 另附文书申明,所谓“牒别言” ,与计簿一并呈上。 除了各县对于所上计书要当真“拘校”外,郡府还要求呈送《集簿》时,将此中某些项 目标明细账目,另列清单(所谓的“牒” ) ,作为副件一并呈上,以备郡府间接复查、审核。 如汉简: 阳朔三年九月癸亥朔壬午, 甲渠鄣守候尉顺敢言之。 府书: “移 《赋钱收支簿》 与计偕” 。 谨移应书一编,敢言之。 尉史昌(注: 《居延汉简释文合校》 (上)35.8a、b) 此简所说的“应书” ,即按照郡府号令,随计书一并呈上的《赋钱收支簿》 。 可是,由全国各地呈报上来的各项统计数字,要做到完全不发生差错是不成能的。于是 便有了若何惩罚发生差错的义务者的问题。秦汉法令对此也有划定。起首是关于若何区分统 计中所发生差错性质的划定, 汉简中有 “书误” 、 “实误” 之别 (注: 《居延新简》 第 355、 364、 258 页。 ) 。 “书误” ,也即“笔误”是一种过失。 “实误”是现实亏空、欠缺,对此需要查明原 因。秦律中有“大误” 、 “小误”之分。并明白划定: “计较错人户、马牛及诸货财值过六百六 十钱为‘大误’ ,其它为小” (注: 《睡虎地秦墓竹简·法令答问》 。 ) 。对于 会计 、统计中出 现的差错,按其性质、严峻程度,别离给于处治。如汉简中有条简文载: “坐移正月尽三月四 时吏名误” (注: 《居延汉简释文合校》 185.32) 。 即因所上 “四时吏名籍” 中有差误而受惩罚。 再如, 《汉书·武帝功臣表》载, “众利侯郝贤,元狩二年,坐为上谷太守人守兵财物,上计 谩,免。 ”师古注: “上财物之计簿而欺谩不实” 。 “谩” ,指欺谩,居心犯罪。此上谷太守的行 为,不是偶而失误,而是汉宣帝所说的: “上计簿,具文罢了,务为欺谩,以避其课” ,是一 种重罪,该当“夺职” 。

  文档贡献者

  _尹湾汉墓翰札_处理了汉...

  汉代的上计轨制

  天长纪庄汉墓所见“奉谒...

  从天长纪庄木牍看汉代的...

  西汉处所行政轨制的典型...

  松柏汉墓35号木牍侯国问...

  江苏东海县尹湾汉墓群发...

  从尹湾汉墓名谒木牍谈关...

  广西贵县罗泊湾一号汉墓...

  试论汉代上计轨制的几个...

  项目办理PMP精要(中英文...

(编辑:admin)
http://swishplay.com/sj/523/